现在很少有游手好闲的职业了

新生儿 2020-05-21 03:26

现在很少有游手好闲的职业了。不过我很幸运,有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。

我每天都上大街上去和别人聊天。白天我到城里去,和一群娘们挤在一起,听她们背地里嚼别人的舌子。晚上我就回到乡下,听那些老头给孩子们讲那些让人毛骨悚然的鬼故事。我把它们记在脑子里。等到星期天去告诉王明。王明是一个作家。他会把我告诉他的故事写下来。他每个星期天都在茶馆里请我喝茶,给我五十块钱,听我讲一段故事。

他说:“老郭,没事多到民间走动走动,那里的素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。”

我一直把这件事当做商业机密。因为只要是个人这个职业就可以做的比我完美。虽然我油嘴滑舌,可是我文化水平低,写不出小说来。王明曾经告诉我,什么狗屁小说?你把现在讲的故事记下来就是小说。可是我拿起笔来就不知道怎么讲了。王明说我朽木不可雕也。现在我把它公开出来,主要是因为我想换一种活法,也想成为一个小说家,像王明一样,有一张张的稿费单,还有很多美女追着要签名。我要把自己劳神费脑听来的故事加工,希望它们成为一个小说,把它们卖个好价钱。我也过过当作家的瘾。

上面我已经说了,我不是一个当作家的材料,我就是按照王明的说法,把自己想说的讲出来,所以说,诸位看客,不要把这个故事当做小说。确切地说,它是我的一个亲身经历。不过可能你们会觉得我是胡编乱造的。可是我要告诉你,生活就是这样,远比小说更胡扯。

我不是到处搜集材料吗?经过几年的挖掘,不管是城里还是农村,可以卖给王明的实在是不多了。他们也开始讨厌我了。刚开始他们见到我会递给我一个板凳,绘声绘色地给我讲他们的故事。现在,他们躲得我远远的,他们常说的一句话就是:“那个喜欢听故事的人又来了。”我成了一个人人讨厌的家伙。

那天,我一个人走在街上,正是收麦子的时候,没有一个人愿意和我说话。我就四处游荡,远远地看到一个人在水湾里蹲着。我走过去,看到他正在抓蝌蚪。我说:“你不去收麦子在这里干啥?给我讲个故事吧?”

他继续抓蝌蚪,根本没有注意我的存在。我觉得他是一个很无聊的人。无聊的人不会讲出有趣的故事来的。我转身就走。可听到他说:“我忙着,不干活哪来的饭吃。”

我说:“你不收麦子,你吃个屁呀。”

“你不是也没收麦子吗?”

我觉得这个人有趣,他和我一样不用去地里干活就可以吃好的穿好的,肯定有一套绝活。我就走过去,蹲到他旁边,问他:“蝌蚪多少钱一斤?”

他看了看袋子里的蝌蚪,说:“够了,够了。”然后看了我一眼,说:“老子留着吃的,我不卖。”

“我听过有吃田鸡的,从没有听过有吃蝌蚪的。”

“那是你饿的太轻,饿极了屎都吃!”

他很高的个子,瘦骨嶙峋,很像一只在街上到处找屎吃的野狗。我觉得他有意思,想要把这件事记下来讲给王明听。一个人不去干活,饿疯了,到水湾里来抓蝌蚪。这个故事王明会相信吗?别以为我是胡编乱造的。

我说:“你给我在纸上写个字。”

他说:“写字干嘛?我都十年没碰那玩意了。”

我说:“我是作家,我觉得你的故事很有趣,想写成书。”

“你滚蛋,老子没工夫搭理你。”

我说:“我给你钱,十块钱可以买好几个馒头,还能买几张油饼呢。”

他不相信我的话,拎着装蝌蚪的袋子就走。我抓住他的胳膊,我说:“你走吧,你走了我把你塑料袋扯烂。”

他看了我一眼,头也没回地爬上了岸。他说:“我告诉你,我杀过人。你要是再敢胡闹,老子弄死你。”

都说和气生财,我也没有必要为了赚王明五十块钱把命搭上。随他去吧,有钱不赚是王八蛋,难怪他饿的抓蝌蚪吃。

你们不会相信这件事吧?这不怪你们,王明也不相信这件事。他在听了这个故事以后把塞给我的五十块钱又抢了过去。他说:“君子爱财取之以道。你这就不好了嘛。”

我说:“这是真事。”

他不听我的话,站起来甩了一下袖子就走开了。我赶紧追上他。我在大街上把这个故事重复了一遍。

他说:“你有完没完?”

“我说的都是真的。”

“你哄三岁小孩呢?他饿了就去吃蝌蚪?他怎么不去偷呢?怎么不去抢呢?就算不偷不抢他为什么不去大街上打死一只野狗呢?”

我让他问的无言以对,愣在那里看着他走远了。

或许那个人真的骗自己呢。当我看到王明离开的影子时,我突然想起来那个人在爬上水湾时那句话。他说:“我告诉你,我杀过人。你要是再敢胡闹,老子弄死你。”

我冲着王明喊:“他是个杀人犯!”

这一招果然奏效,王明停住了脚步,小跑到我的面前,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我重复了一句刚才的话:“他是个杀人犯!”

王明这回不走了,他请我到茶馆里去坐坐。

我说:“不坐了,你忙你的。”

“为什么?可以给我详细讲一讲这个杀人犯的故事。我给你双倍的工资。”

“我知道的就是这么些了。”

王明的高涨情绪马上焉了下来。他转过身去准备走,显然没有了刚才的热情,他说:“要是再知道的多点就好了。”

我决定明天再去水湾那里看看那个杀人犯还在不在?他肯定在,除非他不想吃饱饭了。

2

我没有想到这个故事白讲了,不过还是有一线希望的。我希望从那个人口中挖掘出更有价值的故事。于是晚上我早早地睡觉了,以便第二天打起精神来做事。但是当早上醒来时,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。这次我不能一无所获了,我得先拿点钱回来做着才踏实。

我找到了王明,我说:“你先给我点活动经费。”

王明说:“你爱干不干。”

我就重复了那句话:“他是个杀人犯!”这一招比较管用。我看到王明低着脑袋半天没说话,然后猛地抬起头来,问我:“他确定在水湾边?”

我说:“确定!每天都在。”

他就要求和他一起去。我觉得我动笔能力不行,可不代表着我是傻子。如果他跟去了我不失业了?我说:“那不行,老子白忙活了,一分钱没捞着。”

王明就塞给了我一百块钱,相当于我讲两个故事了。我很乐意他跟着我去。

在这里我说一句。这个故事,王明去和不去,其实结局都是一样的。但是前面我说了,我不会写小说。平时王明告诉我的,该唠叨的地方猛唠叨,不该唠叨的地方屁也别放。可是我觉得我不是在写小说,是在叙述这件事情。所有我把记起来的都写下来,管它该不该,一视同仁。

不过,王明是作家,确切地说是城里人,就是比我这个乡下人有脑子。他害怕白跑一趟,让我先去看看那个人在池塘边上没有,“省的浪费我宝贵的时间。”——他是这样说的。

我去了,走得飞快,我希望早日见到那个人,从他身上找到一点故事。

果真,他在池塘里蹲着,像上次一样。这次不用看我也知道他在抓蝌蚪。我清晰地看到他抓起一只来,没有往袋子里放,而是扔在嘴里,就像吃花生米一样。

我喊:“嗨,吃上了!”

我们彼此就像熟人一样,他扭过脑袋来,冲着我笑了笑。他的屁股看起来比脑袋大多了。如果不是那张笑脸,我只会注意到他的屁股。

他没有说话,我就冲着他喊:“没啥,打个招呼!我走啦!”

我就跑回去找王明。我说:“那个人在那里了。我带你去。”

王明就跟着我来了。他跑得比我快,嘴里还嘀咕:“跑不了你!跑不了你!”

我说:“你慢点。他抓不满袋子是不会离开水湾的。”

“万一走了呢?那我咋办?”

我想,这倒也是,那个人跑了,王明的小说写不成了。我的工资就泡汤了。我就赶紧跑。

可是怕什么来什么,水湾里空荡荡的,连只鸭子都没有。王明跑到水湾旁边,从东边跑到西边,他围着水湾转了一圈。他并没有发现水湾旁有什么人。

一个过路的人推着一木车麦子,看到王明在转圈,就冲我喊:“喂,喜欢听故事的人,你带着的这个是什么东西。”

“你看到有个人在水湾里捞蝌蚪吃没有?”

过路的人冲我喊:“以后别把疯子傻子地往村里领,吓着孩子。”

王明恼羞成怒,他冲着我的屁股猛踢两脚,说:“你他娘的耍老子呢?不带这么玩的。”

我说:“你是财神爷,我就是骗我爹我也不敢骗你!”我看了他一眼,继续说:“可能咱们来晚了,他抓完回去了。”

“那你告诉我他住在哪儿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不知道?难道他是天上飞下来的?他肯定住在附近,要不能跑大老远来抓蝌蚪吃?”

“还有一种可能,你他娘的骗老子的钱。”他补充一句说。

不带这么玩的,我怎么觉得那个人在耍我?或者是他俩联合起来耍我?这是不是一个阴谋?

现在想来,那个时候是多疑了。事情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。当这个故事发生到某一阶段突然出现大转弯时,我比现在傻眼多了。

闲话休叙,书归正传。那天王明气冲冲地回去了,我跟了去,他一句话不跟我说,自己开车回了城里。也许你会说,你们不是在城里的茶馆谈生意的吗?怎么跑到乡下来了。我这个人讲故事没有全盘考虑,很多事情忘了叙述。他这几天来到了乡下,主要是为了亲自见到那个人,向他咨询一下他心中的迷惑,例如为什么杀人?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王明来到乡下的那天,还给我看了他的写作提纲。现在我却让他扑了个空,可见他的心理落差是多大。

好了,该接着说这个故事了,他走之前把我的工资要了去。他说:“咱们合作这么长时间了,我什么时候拖欠你工资了?可是这一次你居然编造一个故事骗取工资。我不知道你以前的故事是不是真的,还是你自己编造的小说糊弄我。我决定停止和你的合作。”

这最后一句话,其实成了我想成为小说家的一个引子。他既然不和我合作了,我就另谋高就,而且他都说了我有能力用小说糊弄钱。我就有了想法。现在讲述的这个故事,就是当时萌发的一个点。但是在当时我确实懵了。我习惯了游手好闲的这份职业,再让我另谋高就,这比让我吃苍蝇还难办。我想我以后该怎么活?难道像那位仁兄一样去吃蝌蚪?我可做不到。

那天我躺在床上睡不着,我就在想,到底水湾边有没有这样一个人,是不是自己看花眼了,或者做梦的时候遇到的事?我不确定。我有种预感,他肯定还会出现。现在证明,那时候的预感是准确的。王明之后的故事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。从那时起,我便每天都去水湾那里走在,像守候兔子的傻子一样守候在那个人的出现。村里的人不再叫我是“喜欢听故事的人”了。而是“在水湾边跑步的人”。

我没有等来常在水湾边吃蝌蚪的人,却等来了王明。那是在他离开乡下不长的一段时间,他就火急火燎地来了。他去我家没有找到我,听到村里的人说:“你是找那个在水湾边跑步的人吧?”那是他后来告诉我的。他说他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,之后就明白过来了,他就到水湾这里来找我。

他问我:“到底有没有那么个人。”

我知道他放心不下那个充满了神奇色彩的人。我就故弄玄虚,我说:“这要看你有没有诚意了。”

他说:“你放屁。我实话告诉你吧,他是一个杀人犯。”

“这我知道。”

“你知道个屁,他在城里杀了人,逃到乡下来了。”他看了我一眼,然后吹起了口哨。他朝着西边。那时候太阳还没有下山,红通通的一片景象。

他看我没有回答,继续说:“他用锤子把一个女人的脑袋砸烂了。”

我不敢想象那样惨烈的场景,望着西边的太阳,仿佛是满天的女人的鲜血。我不敢说话。

他说:“我要把它写进小说里去。一个人一锤子把一个女人的脑袋砸烂了,满地都是血,就像夕阳染红了天空。”

他沉浸在小说的构思了。我觉得他一定受了什么刺激。这个人好像变了。

他突然说:“就是那个人杀了一个女人,吓得跑到乡下来了。我要报警。让警察抓起他来。那样,那样我就可以高枕无忧地写这篇小说了。它一定是传世杰作。”

我说:“你别乱来,没有什么证据你怎么报警?”

“老子有的是办法。我要以采访他的名义将他的罪恶调查出来。”

“我一定要找到那个人。”他继续说,“我就可以安心地写小说了。”

我再次觉得王明脑子有毛病了,他就在那里傻乎乎地重复着那些话,仿佛夕阳的西下和他没有半点关系似的。

我说:“天晚了,明天再说。”

他说:“你先回去,说不定他一会就出来抓蝌蚪吃。你先回去。”

我守了一天了,又累又渴。起先是害怕他不相信我的话,所以我要找到证据证明给他看,保住自己的工作。现在看来不用了,他已经相信了事实,并且傻乎乎起来。我一直纳闷,王明脑子真坏掉了,他不是不相信我的话吗?现在怎么这么相信水湾边有这么一个人了?难道他在城里遇到他了?或者经历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?

我还是睡我的觉吧。想这些有个屁用。我就回到了家里看电视。电视上没有什么好玩的事情,还是那些家长里短的事情。今晚倒是有一个,说是城里某个地方发生了命案,一个女人让人砸烂了脑袋。

共 9775 字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我在剃须刀的蜂鸣声中看完这篇吃蝌蚪的人的,这有这样才能让我将这份好奇继续,这篇作品充满诡异,主人公在现实和梦境中游荡,这篇小说视角独特,表现力独特,语言也很独特,美中不足的是吃蝌蚪的人,让读者一直在大雾弥漫中穿行,没有再结尾给人一种启示。如果这点把握好,应该是一篇不错的作品。【:谜石】

小儿厌食吃什么药治疗
秦皇岛白癜风
开封治疗白斑病费用
相关阅读
  • 车市冷FUV逸致脱颖而出差异竞争切中高级搭配

    车市冷FUV逸致脱颖而出 差异竞争切中高级车蛋糕 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4月我国汽车产销继续低迷状态,环比下降15.98%和15.12%,同比下降1.85%和0.25%。然而,中国汽车流通会有形...

    新生儿2020-05-21
  • 不详物第二百一十三章奇葩搭配

    不详物 第二百一十三章 奇葩“我牧北辰想要逃走,没有人能够拦得住我,就算我受了重伤,就算你们是兄弟门的年轻翘楚,以不能拦住我澎湃的步伐。”最月孙陌敌冷克不敌陌由后...

    新生儿2020-05-21
  • 泰国08年起调低消费税鼓励乙醇汽油车搭配

    泰国08年起调低消费税鼓励乙醇汽油车据泰国汽车产业协会披露,从明年1月份起,使用调合20%乙醇的汽油(E20)行驶的汽车消费税将调整为25%-30%无论我们是想减肥(视引擎排量而定)...

    新生儿2020-05-21
  • 关爱的名言关于关爱的名言警句

    1、关爱让世界充满幸福的微笑。2、关爱,撑起心灵的蓝天!3、关爱就是给他们一丝温暖。4、关爱,温暖了别人,升华了自己。5、阳光普照万物,关爱给周围的每一个人。6、关爱,使...

    新生儿2020-05-21
  • 现在很少有游手好闲的职业了

    现在很少有游手好闲的职业了。不过我很幸运,有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。我每天都上大街上去和别人聊天。白天我到城里去,和一群娘们挤在一起,听她们背地里嚼别人的舌子。晚上...

    新生儿2020-05-21
  • 放不下的身份

    老李是个修理钟表的手艺人。想当初,在身边的人,多么羡慕老李!鸡蛋几分钱一个,换颗表柱几元钱。大修还得了呢,几十元不对头!“三转一响”(自行车、缝纫机、手表乃三转...

    新生儿2020-05-21
友情链接